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七代会专题

鹤城走出的博士夫妇

更新时间:2016-07-29 14:46:51点击次数:3987次

鹤城齐齐哈尔,人杰地灵。每年都能从这里走出许多的优秀学子,他们工作生活在祖国和世界各地。经过多年的奋斗,他们在事业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生活上享有着殷实与富足,虽身在异地,却依然眷恋着生养自己的家乡——鹤城。刘福强、刘艳红夫妇就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从鹤城走出的博士夫妇。

1983年,刘福强和刘艳红双双毕业于齐齐哈尔市实验中学,分别考入我国著名学府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和生物系,他们也是那一年市实验中学引以骄傲的、考入北京大学的仅有的两名学生。1987年,刘福强又考入北京工业大学化学与环境工程系攻读研究生,师从著名晶体生长学家张克从教授。同年,刘艳红被保送进入北京大学生物系,追随已故我国著名植物生理学家曹宗巽教授攻读研究生。3年后即获得硕士学位后的1990年,他们双双赴美攻读博士学位。刘福强进入位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艾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刘艳红则考入位于Athens 的佐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他们的导师分别是著名有机化学家Lanny S.Liebeskind教授和著名遗传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Susan R. Wessler 教授。

博士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刘福强于1997年加盟驰名全球、位于世界五百强前列的美国强生公司从事新药研发(R & D)。他刻苦钻研,创新成果不断,先后担任强生公司化学发展部的研究员、高级科学家和首席科学家。2007年,业务突出兼具超群组织协调能力的他,又出任了强生公司负责新药研发项目管理和全球外包研发(CRO)的副总监。在世界级的强生公司,他做过研发工作,领导过团队,又参与并指导了美国国内以及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包括瑞士、比利时、印度和我们中国的行业内乃至跨行业的协调与合作。在强生公司,由于杰出的科研和领导才能,他被一次次的晋升,即使在美国制药全行业裁员的大潮中也能成为为数极少的、不被裁员的佼佼者。刘福强博士所在的美国强生公司化学与药物研发部门从2005年高峰期的五百多人锐减至2009年后的十八人,刘福强博士就是这仅存“十八罗汉”中的一员。刘福强博士为进一步拓展视野、历练自己,自我加压又给自己提出了新的奋斗目标。2011年7月,他应聘加入国际医疗审核最高权威机构的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新药质量评审处,担任新药审批化学家,专门负责在美国的新药临床试验及新药上市的审批工作。经过多年的努力打拼,刘福强博士工作业绩十分突出,已成为国际上药物化学生产与控制(CM&C)方面的知名专家。

去年,得知刘福强博士要离开强生,他的美国上级和同事一再挽留,在得知他去意已决后又纷纷前来送行。临行前,他的上级,强生公司资深总监Kirk Sorgi博士还专门设宴欢送并赋诗一首。这首声情并茂的离别诗的大意是:在这心绪复杂的离别之际,我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作为朋友和上级,你的离别就是我的损失。你的辞别让我悲伤;但我们都知道,无论将来你做什么,你都会是成功者。从你加入强生那一天至今,虽然我掉了很多头发,但我们始终作为一个团队一道完成各项工作。我们一起经历无数,最终我们总会找到办法获得成功。这些年你给我的帮助太多太多,但现在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我希望我们永远成为朋友,因为我们(在心理和地理上)相距甚近。这里有几句话送给你,刘博士,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在这告别之际,我敢肯定我能代表所有的人,祝你在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一切顺利。最后,我还有几个字要送给你,那就是“感谢你,感谢你,感谢你!!!!”。

这样深情的离别诗句,是刘福强博士听到过的唯一的一次。他的才华以及他对强生公司的贡献在这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肯定。

同样也是博士毕业以后,刘艳红于1997年加入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做博士后,师从著名植物遗传学家Daniel Klessig教授。后来,她先后加盟美国强生公司、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并于2004年受聘于美国农业部东部地区研究中心,担任负责食品卫生安全领域的微生物研究员。在研究方面,刘艳红博士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先后发表了近四十篇论文,还应邀在各种国际会议上作了几十篇报告,现在她担任国际性期刊Journal of Microbial & iochemical Technology(《微生物与生物化学技术杂志》)的编审工作。

尽管出国已有二十多年,但刘福强、刘艳红博士夫妇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始终保持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民族气节,对祖国美好的发展前景充满着期待和憧憬。在强生负责外包研发时,刘福强博士有机会和国内的很多药企,譬如上海的药明康德、尚华医药、重庆博腾制药和杭州横店集团等企业合作,竭力对这些公司在如何参与国际领域合作上给予技术和管理上的指导。他对国内的药企、尤其是外包研发企业(CRO)走向国际市场给予各方面的支持,并在国内制药行业的众多CRO企业与外企建立了广泛的人脉。这些企业包括北京乐威医药(Laviana Corp)、北京康龙化成 (Pharmaron)、北京凯美隆药业(Chemizon)、大连凯菲化学(ChemPhy)、苏州 Chiral Quest、上海桑迪亚医药 (Sundia MediTech)、上海和黄医药(Hutchinson MediPharma)、江苏恒瑞制药、天津凯莱英(Asymchem)等等。而刘艳红博士这些年来和国内很多高校,如上海交通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大连民族大学等院校广泛合作,对他们在科学研究、文章发表、研究生培养上给予了全力协助和指导。

多年来,刘福强、刘艳红博士夫妇身居海外,却有一颗拳拳的爱国之心。早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时,他们放下手中繁重的学习任务,早早赶往比赛现场为中国女足和中国女排加油。他们观看了中国女排与美国女排的比赛,中国女足和巴西女足间的半决赛以及中国女足与美国女足之间的决赛。他们身著当时由广东健力宝集团提供的拉拉队服装,为中国队摇旗呐喊,助威加油。至今,他们还珍藏着当年中国女足队员签名的门票。他们始终关注和关心有关中国和家乡的一切。1998年印尼辱华骚乱时他们去印尼驻美使馆抗议。当时,他们还住在新泽西州。为了参加抗议行动,他们早上四点多就起床,乘四个小时大巴赶往位于华盛顿的印尼驻美使馆。等行动结束,再坐车返回新泽西时,已经是深夜了。至今,他们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所喊的一句口号 ”Ha Ha Habibie, Everyone is watching!” (“哈比比,大家都在注视着你。” 意思是说你必须立即采取措施停止骚乱。注:当时的印尼总统叫哈比比。)此外,他们夫妇非常热心。北大同窗遭遇车祸他们解囊,2008年汶川地震时他们慷慨为灾区捐款。

在强生工作时,由于工作原因,刘福强博士需要经常去比利时开会。他第一次去比利时的时候,是和三个美国同事同行的。到达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后,他的三个美国同事很快就通过了海关,站在外面等他。可能是看到刘福强博士的中国面孔,比利时海关人员对他“特别关照”,一会儿问他拥有何等学位,一会儿问他到比利时干什么,一会儿又问他在比利时跟谁联系。当问到他是和谁一起来比利时的时候,等在外面的一个美国同事不耐烦了,说“He is my boss!”(他是我老板)。那个比利时人听了,一边给他办理通关手续,一边自言自语道“没想到中国也能有这么优秀的人才”。这件事让刘福强博士感触颇深,他深刻地感受到作为中国人的骄傲和自豪,充分认识到祖国的强大才是海外学子的有力依靠,更平添了一份勇于担当的责任和一往无前的动力。还有一次,国内的一家企业拜访强生,有一个美国人当众说了很多对中国极不友好的话。国内来的客人碍于生意上的考虑,没有反驳。这时候,刘福强博士站了出来,与那个美国人据理力争,说得那个人面红耳赤不得不向他道歉,并保证以后类似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思源——这是博士夫妇给他们的儿子起的名字,取饮水思源之意。为了让孩子永远记住汉语是他们的母语,他们要求孩子在家里一定要讲中文,孩子很小就开始每个星期天去当地的中文学校进行学习,认知中国、了解中国文化。他们现年10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已经分别是当地中文学校5年级和4年级的学生了,女儿所写的一篇文章《如果我是白雪公主》今年初还被刊登在美国最有影响的华文报纸《侨报》上。他们经常把两个孩子带回中国,参观天安门、游故宫、登长城、去自己的母校北京大学,让孩子们全方位领略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他们还去上海,逛城隍庙、攀东方明珠塔、游览浦东新区、参观江南水乡,充分感受古老与现代相互交融的中国元素。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乡情”(注:原诗为“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这被改动的李白诗句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他们夫妇心中那份浓浓的思乡情境,他们心中总有一块魂牵梦萦、不能忘怀的圣地——家乡齐齐哈尔。家乡的山水、家乡的新貌、家乡的习俗,还有家乡的往事都变得那么的亲切温馨、那么回味无穷……为了让孩子记住家乡、感受鹤城的发展变化,近些年来,他们每年都要举家归国回到鹤城,领孩子们去认识他们给孩子讲过无数遍的鹤乡扎龙、明月岛、龙沙公园、齐齐哈尔博物馆、和平广场和昂昂溪古文化遗址。他们同孩子们一起站在实验中学“博学、静思、笃行、志远”的校训前,告诉孩子就是实验中学培养教育了他们,爸爸妈妈的人生轨迹就是从这里起步迈向世界的。

对他们来说,离家愈久对家乡的感情就愈加浓重,思乡的情结也在心中久久激荡。每次回家都能深切感受到家乡的发展变化,也同时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宽阔整洁的马路、清新秀美的劳动湖、鳞次栉比的高楼、忙碌建设的开发新区……虽然身在美国,但夫妇二人总是说,他们来自中国,来自美丽的鹤城——齐齐哈尔。无论走到哪里,他们永远都是中国人,永远都是鹤城人。

(编辑:liusiyu)